笔趣阁

阅读记录  |   用户书架
公告

下载笔趣阁APP,离线读全本!

上一章
目录 | 设置
下一页

第489章 我即是渣男

加入书签 | 热门评论 | 问题反馈 | 内容报错
神洲大地,广袤浩瀚,有诸多蛮荒古地、原始丛林,连修行者都很少涉足。
  
  但只有北地的蛮荒古林,连成一片、几乎自成一界。其中修行的古老天妖、异种恶兽,层出不穷,许多地域就连修行者都不敢擅入。
  
  那些古老森林里的天妖们,修行古妖法,残暴凶戾、兽性远大于神性。不化形,不启智,浑噩凶煞,宛如野兽,却又神通强大,令人生畏。
  
  在其他地域,蛮荒古林是因为偏僻边远,才人烟罕至、导致荒芜。
  
  但在北地,蛮荒古林才是这片大地的主流。。
  
  反倒是那些洞天福地、修行宗门、妖魔洞府,是夹在蛮荒古林的缝隙中求生存的。
  
  也因此,北地的修行者和妖魔,是神洲最稀少、但神通和性情却也是最凶悍的。
  
  夔山先生身为正道散修时,与师父路过大泽、无意冒犯水月宗弟子,被当场打杀的惨剧,在南面大概率是不会发生的。
  
  毕竟南面的正道修士,大多讲究一个脸面,行事不会如此直白粗暴。
  
  就算要杀,也不会当场就打杀,更不会有漏网之鱼逃掉……
  
  修行者如此,那蛮荒古林中的恶神天妖们,更是凶戾残暴。
  
  涂山老仙过去几次造访北地,寻访古老遗址,与那些天妖曾打过交道,知晓北地的许多禁忌以及传说。
  
  但这一次,它切身体会到了看似荒凉原始的北地古林中,隐藏的可怕凶险。
  
  那九凤尊者,只在北地的天妖之间传扬其名,就连北地的修行者都少有人知晓这个名号,在北地以外、更是无名之辈。
  
  其不显山不露水,随便出手,就显露出了足以搅乱天下风云的可怕手段……
  
  连吞灵魔主这样的位格,都有自信将其逼出来。
  
  这九凤若是全力施展,天下谁能躲开它的神通?
  
  这种蛮不讲理、几乎无法反制的神通术法,似乎是北地特有的风格。
  
  仔细想一想,眼前这陆厌道人的传承,似乎也有两件凶戾得可怕、近乎无法反制的法器传说……
  
  “不愧是传说中最接近上古的地域啊……”
  
  目送陆厌道人的离去,海边巨石上的涂山老仙喃喃自语。
  
  这北地的蛮荒古林,诸多风貌、气候、风土,乃至古老建筑、遗址,全都维着上古年代的模样。
  
  时间的流逝,好似在这里停滞了一般。
  
  修行古妖法的异种恶兽、古老恶神……
  
  神秘莫测、隐世不出的上古炼气士……
  
  还有那些防不胜防、完全不遵循修行界规则秩序的各种古怪法器神通……
  
  一切,都与远古那个蛮荒无序、险恶非常的世道一模一样。
  
  “算了算了,这次算我倒霉。”
  
  巨石上的涂山老仙,苦涩的摇头叹息,喃喃自语:“也算吞灵魔主倒霉……”
  
  他原本来北地的目的,彻底打了水漂。
  
  本来只是打着为徒复仇的旗号过来,如今却是不得不动真格了。
  
  而且涂山老仙心中下了决定。
  
  ——只要此事过去,无论月圆之夜能否杀了吞灵魔主,都将离开北地。
  
  且再也不回来了。
  
  如今世道越发混沌、天机越发浑噩凶险,这北地的蛮荒古林,简直处处杀机。
  
  不想死得不明不白的话,还是少招惹这群古老天妖为好……
  
  ……
  
  …………
  
  清晨,阳光洒落在地损星宫的大门前。
  
  悟道三個日夜的空宁,睁开了双眼。
  
  持续了十几日的灵气潮汐,今日将要结束。
  
  整个大泽内涌动的灵气狂潮,将会回落,恢复往日的状态。
  
  而今夜,十月十五,月圆之夜,吞灵魔主将与夔山先生决战于地隐岛外。
  
  那封挑战书,并不是空宁写的。
  
  他原本的计划,是等到月圆之夜的这一天,去地隐岛外看热闹。
  
  看看到底是哪个小聪明假冒他的名号闹事。
  
  若真是骨灰坛说的上古炼气士,那正好开开眼界、看看所谓的上古炼气士,与当今时代的修行者有何不同。
  
  空宁对那假冒他名号的人,是很好奇的。
  
  可不知为何,今天朝阳初升后,他的心中就莫名的不安,再也无法安心入定,时刻的心神不宁。
  
  这对于厌居境巅峰的空宁而言,颇为古怪。
  
  到了他这种境界,早已物我两忘,随时可以入定静心。
  
  这种浮躁而焦虑的状态,按理说是只有初入修行的菜鸟才会有的状态。
  
  “莫非是要出什么事?”
  
  地损星宫前,沐浴着清晨阳光的空宁,喃喃自语。
  
  这已是他第十九次尝试入定失败了。
  
  莫名的焦虑浮躁,是踏足修行之道后、多年不曾有过的感觉。
  
  可这种感觉,又不同于灾厄到来时的那种心血来潮。
  
  心中根本没有任何预兆直觉。
  
  只是单纯的心神不宁。
  
  空宁望向了不远处,骨灰坛正漂浮在云海之中,一动不动、不知在做些什么。
  
  这骨灰坛气息绝灭,连躯壳都无,早已不用修行、也无法修行。
  
  于是漫长的时光下,总会养成一些怪癖。
  
  ——简称闲出病了。
  
  每当空宁不搭理对方的时候,这骨灰坛总会做一些古怪的事情,空宁早已习以为常。
  
  他浮空而起,来到骨灰坛旁边,道:“你在干嘛?”
  
  骨灰坛的古怪行径,空宁早已习惯。
  
  此次过来,不过是找个由头聊天罢了。
  
  骨灰坛动了动,诧异道:“嗯?你小子怎么过来了?不悟道了?”
  
  这段时间,空宁一有时间就坐下来悟道,尝试自己突破厌居境巅峰、寻找证道紫府的道路。
  
  虽然一直没有头绪,但空宁也不曾放弃。
  
  任由骨灰坛如何蹦跶、骚扰,空宁也完全不搭理,让这嘴碎的骨灰坛颇为无聊。
  
  如今空宁竟主动过来聊天,颇为奇特。
  
  骨灰坛自然好奇。
  
  空宁叹了口气,也不隐瞒,道:“入定连续失败,无法静心,好似要发生什么坏事,却没有任何心血来潮的预兆……真是奇了怪了……”
  
  空宁将自身的情况大致说了一遍。
  
  骨灰坛听完后,语气乐呵:“这题我知道,你小子是良心不安了。这很正常,毕竟辜负了柳如雪那么好的女孩,稍微有点良心的男人都该羞愧。”
  
  “你肯定是羞愧了!现在悔过还来得及!”
  
  骨灰坛笑呵呵的扯淡。
  
  谷楖自从古朝圣之路回来后,骨灰坛总是找一切机会来提柳如雪的事,讥讽空宁是不负责任的渣男,试图靠言语让空宁接受柳如雪。
上一章
目录
下一页
A- 18 A+
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
×

添加笔趣阁APP到桌面

点击下方的 “

然后选择“添加到主屏幕”

添加笔趣阁APP到收藏夹

点击下方的 “

然后点击“收藏网址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