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超能吸取 > 第三百二十三章 陪吃饭

第三百二十三章 陪吃饭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“操,原来真是你丫的惹哭我家小姐啊,他娘的,老子和你拼了!”小黑子乍一听了大海的话,猛地扑过来又和大海纠缠在了一起。※r />
  
      靠,这小子居然诈自己的,他妈的,真是无语了,这么个大老粗脑子还挺灵活的。
  
      躲开小黑子的纠缠,大海喘了口气道:“住手!“
  
      小黑子喘了口气,恶狠狠的盯着大海。
  
      “你要和我打可以,我们出去打,别在这里打搅病人了。“大海苦笑地说道。
  
      “好,我们出去打。”小黑子马上就同意了。
  
      靠,这小子还真他娘是有暴力倾向的,这么喜欢打架!
  
      “小黑子,你给我滚回来!”两人刚走了几步,身后就传来了一声清脆的声音。
  
      两人身子一愣,小黑子随即腆着一张脸,转过身道:“小姐,你怎么没午休了啊?”
  
      “你们这么吵,我怎么睡,你还不给我滚回去。”在外人面前,蒋小婉似乎永远那么彪悍。
  
      “呃…不行。”小黑子脸色一变,一把抓住大海的领口喝道:“这小子欺负你,我帮你教训他。”
  
      “谁告诉你他欺负我了。”蒋小婉的脸色微微一变,说道:“你还不松手。”
  
      “是他自己说的。”小黑子一脸视死如归的模样。
  
      “…”蒋小婉一双迷人的美眸紧紧地盯着大海,大话不敢说一句。
  
      “呃…”大海摸了摸鼻子,苦笑道:“我没说什么啊。”
  
      蒋小婉微微松了口气,随即又露出一张母老虎的模样,喝道:“你再不滚回去,小心老娘爆了你的菊花!”
  
      小黑子一听爆菊花,脸色一阵抽搐。转过头恶狠狠地盯着大海道:“小子,老子还会来找你的。”说着一溜烟的消失在了拐角尽头。
  
      小黑子一走之后,气氛顿时又变得怪异起来,大海咳嗽一声,点燃一根香烟,慢慢地吸了起来。始终都没有说一句话。
  
      “大…大叔,你受伤了?”蒋小婉很是担心地问道。
  
      “咳…咳…”一听到蒋小婉这句怯生生的大叔,大海彻底无语,烟雾在喉咙还没顺过气来。就被呛到了。
  
      “你…你没事吧?”蒋小婉走过来,关心的拍了拍大海的后背,婉柔地问道。
  
      “没…没事,不过希望你不要再搞些是非出来,我没闲工夫陪你玩。”大海顺了气。冰冷的说道。
  
      “我…我搞是非…大…大叔,我在你心中就是这样一个人吗?”蒋小婉听着冰冷刺骨的声音,全身一晃,脸色顿时变得苍白起来。
  
      “如果不是你搞是非,小黑子会来找我麻烦吗?如果不是你搞是非,我会被他揍一顿吗?”大海嘴角微微浮现出一丝不屑,“你是********。我们这些贫民老百姓是不能和你比的,拜托你,不要再烦我了好吗?”
  
      待得大海的话说完,蒋小婉的美眸早已经溢满了泪花。俏脸也苍白的如同一张白纸,脚步后退了两步,银牙用力地咬着嘴唇,抽泣地道:“是啊。我就是喜欢闹是非,我就是喜欢耍鬼主意…对不起…对不起。我以后再也不会来烦你了,再也不会来给你添乱了,对不起…”
  
      蒋小婉一连说了无数次对不起,才失魂落魄地离开了大海的身边。
  
      哎…
  
      瞧着蒋小婉心碎的模样,大海的眼眶也微微有些发酸,自己是不是做的太过分了?是不是太伤她的心了。
  
      但是,大海也无法面对一个欺骗过自己的女孩,在这方面大海的心理承受几乎为零,无论别人说他狠心也好,毫无男子气概也罢,他没有任何办法!
  
      回想起昨天遇到她的情景,大海的心也微微有些发疼,多么活泼的一个女孩。如果那些都是真的…
  
      在医院的这几天,大海除了睡觉,一直都守护在表姐的身边,秦卿的身子越来越好,医生说不用多久就可以居家疗养了。
  
      瞧着一天比一天漂亮的表姐,大海由衷的高兴,但令他犯难的事情却是mm怎么没有派人来动手?难道他又想到了什么别的阴谋诡计,还是…
  
      无论如何,没有人来偷袭,那自然是最好不过,但大海依然一刻没有放松,天知道他们什么时候就动手了。
  
      而这几天蒋小婉也一直没有来找自己,小黑子来过一次,虽然他对自己还是一脸怒气,但也没有发作。只是告诉大海直接陪她的哥哥在医院,别的事情一句都没有多说。
  
      大海很想问问蒋小婉这段时间怎么样了,但一想问了又能如何,你都已经把人家伤成这样了,还是老死不相往来好吧?
  
      直到大海接秦卿出院的时候,蒋小婉都没有出现,大海微微一笑,就当作是自己生命中的一个过客吧。有这么一段值得回味的闹剧,也不失为一种幸福。
  
      但大海不知道的是,医院的一个角落,一双溢满了泪花的眼眸正深深地瞧着他,而那双眼眸的主人不是蒋小婉是谁?
  
      “他连告别都不和我说一下,她…真的这么恨我么?”说话间,眼泪唰唰地落了下来,沾湿了绝美的容颜…
  
      大海用、拥搂着秦卿钻进车厢,生怕她受了一点风寒,刚准备钻进车厢的时候,突然发现一双眼睛盯着自己。猛地回头,瞧向楼层的时候,却发现并没有什么,苦笑了一声,坐上车缓缓地离开。
  
      “老弟,小婉妹妹呢?”秦卿坐在副驾驶座上好奇地问了一句。
  
      “啊,她啊,和她的哥哥在一起吧。”大海心微微一跳,方才偷看自己的人会是她么?
  
      “哦…”秦卿点了点头,瞧着大海一脸的失魂落魄,突然轻笑道:“老弟,是不是想人家了?”
  
      “哪有啊?”我和她认识才几天呢!什么想不想的。”大海在秦卿的面前,脸皮永远都是那么薄!
  
      “切,那你怎么一脸的魂不守舍啊?”秦卿好笑的问道。
  
      “啊。我在想晚上给表姐做什么好吃的。”大海笑嘻嘻的说道。
  
      “吃,只要是老弟做的老姐都吃。”秦卿笑嘻嘻的说了一句,随即又补了一句道:“老弟你做的炒饭能不能吃?”
  
      “…”大海义正言辞地咳嗽了一下,严肃地道:“应该不会死人。”
  
      “哦,那就是可能会死?”秦卿一脸的怕怕。
  
      “可能…”
  
      “那我不要吃了…”
  
      “哎,真是伤心…”
  
      “吃了才是真的伤心…”
  
      经过两人的共同商讨,大海还是决定去饭店预订一桌酒席,秦卿的病尚未痊愈,大海得小心的伺候着。
  
      若是往日。大海随便找家西餐厅,但现在不同,大海要为老姐特意选了一些营养食物,所以才来高级饭店的。
  
      将车停好,大海扶着秦卿朝饭店走去。
  
      穿过大厅。两人来到一块幽静,清雅的地方。四周都布置着典雅的古建筑,钢琴家正专心地弹奏着舒缓怡人的曲子。
  
      “老弟,来这里很贵的吧?”秦卿四周瞧了一眼,有些埋怨地说道。”
  
      “呵呵…不贵啊,几万块钱就可以吃一桌大餐了。”大海尴尬地笑了笑说道。
  
      “哎,你这小子。老姐是管不了你了。”秦卿微微叹了口气,优雅地喝了一小口果汁。
  
      “姐,今天是我庆祝你康复的日子,我们别想这么多好不好。安心的吃一顿饭!”大海说的时候,端起红酒笑道:“来,我们干一杯。”
  
      “哼,你这臭小子。欺负老姐不能喝酒故意气我是不是?”秦卿小嘴一撇,两腮鼓起来。气呼呼地说道。
  
      “那有啊,老姐你的病才好,当然不能喝酒了,等病好了我天天陪你喝!这样行吧?”大海虽然话是这么说,但脸上的笑意还是不言而喻的。
  
      “哼,你这小子,回去了好好收拾你。”秦卿喝了一口果汁,一双妙目狠狠地瞪了大海一眼。
  
      “哎哟,老姐回去后准备怎么对付我啊?”大海夸张的做出了一副我好害怕的表情。
  
      “嘿嘿…如果我等你晚上睡着之后,弄一杯冰水倒你肚子上,不知道你会是什么感觉。或者说用胶布贴在你的大腿上,然后狠狠地一撕,嘿嘿…”秦卿故意做出一副凶狠的模样,但大海怎么看都觉得可爱极了。
  
      “呃…”大海微微一笑,摸了摸鼻子道:“老姐,你确定在你倒水之前,我肯定醒不了,然后你贴胶布在我腿上的时候,我也一样不醒?”
  
      “切,你晚上睡着了像头猪,就算打雷恐怕都醒不来。”秦卿一脸的彪悍,似乎都已经下定决心要整整他了。
  
      “有么?…”大海小声地嘀咕了一句,心里甚是憋屈,我他娘什么时候睡觉像死猪了,就算蚊子飞来我都能弄死他,何况是你个大活人。
  
      两人一边听音乐,胡扯了一会之后,大海定的一桌饭菜已经上来了。
  
      主菜多是清淡型的,秦卿本是只肉食动物,但表姐大病初愈,不宜吃那些油腻的东西。所以大海花了大把的票子,就是为了把嘴巴吃的淡出鸟来。
  
      菜上齐了,大海先给秦卿盛了一碗煲汤笑道:“老姐,多喝点,喝汤有好处,能美容的。”
  
      “切,老姐我难道不够漂亮吗?是需要美容!”秦卿板着脸说道。
  
      “呃…”大海尴尬地摸了摸头发,苦笑道:“我不是这个意思,我是说表姐喝了更漂亮,我们这不是不求最漂亮,只求更漂亮嘛!细想能走多远,我们就有多漂亮嘛!”
  
      “哎哟,我们的孙大狗腿子泡妞还真有一手啊,佩服,佩服!”说话间,身后传来一阵清凉的声音。
  
      好听,磁性,但语气中却多了一丝揶揄。
  
      大海嘴角抽搐了一下,回过头,一脸慵懒地笑道:“哎,原来是我们的无敌美女交警啊,怎么这么有空,还陪了个小白脸来吃饭啊!?”
  
      “你…姓孙的,你别嚣张。迟早有一天,你会落在我的手上。”刘倩阴冷着脸,鼓起腮帮子说道。
  
      “喂喂,那个姓x的,没见我陪美女吃饭啊,你该哪蹲哪蹲着去,别影响我们心情!”大海撇了撇嘴,一脸笑嘻嘻的说道。
  
      这话儿半真半假,疼当然是有的。但却没那么夸张。可这瞧在刘倩的眼里可就不得了了,大海的头顶被她砸出一个小包,而且还充血了,此刻透过纱布已经溢出了少许的血水。就算大海此刻再夸张一点表演,刘倩也非信不可。
  
      “那里疼了?”刘倩惊慌失措地抱住大海的肩膀。关心地问道。
  
      “头…”大海心中已经开始微笑了,哎,美女的肩膀就是柔软,身子就是香啊!
  
      “啊,那不是靠在枕头上吗?怎么还会疼的啊?”刘倩疑惑地说道。
  
      “不行,太硬了。”大海的头已经深深地埋在了刘倩的脖颈,一缕清香飘进鼻端。爽得一塌糊涂!
  
      “那…那你就靠在我的肩膀上吧…”刘倩没辙了,枕头也不能靠,总不能让他趴在床上吃吧。
  
      “好…”大海暗自得意,木棺微微朝下瞟了一眼。眼神立马瞪住了。
  
      饱满圆润的胸脯仿若白玉兔一般雪白,香腻的肌肤只要瞧上一眼便有种触摸的冲动,而香肩也是如此的柔软,嗅着刘倩瑶鼻呼出来的气息。大海醉了,醉得一塌糊涂…
  
      “喂。吃面啊…”刘倩轻声地说道。
  
      “唔…好的。”大海凑过嘴巴,张开,咬住筷子,吞进一口面,懒散地道:“好吃…”
  
      “那当然,我做的东西肯定好吃了。”刘倩颇为得意,嘴角微微翘了起来。
  
      “唔…真不错…”大海一边吞着面,眼睛却一瞬部舜地瞧着刘倩的美乳,他娘的,果然饱满圆润啊!瞧着都想一嘴巴含住。
  
      大海此刻有了一股很强烈的心动,如果她没有戴文胸,那该是多么美妙的事情…
  
      当然了,想也只能想想,大海可没这个胆子。先别说自己暂时还头晕眼花,光说这小妞的脾气,大海就知道这种想法绝对要扼杀在摇篮中。
  
      一碗面条在大海的细嚼慢咽下,总算还是吃完了。深深地嗅了一口刘倩娇躯散发出来的体香,颇为留恋啊!
  
      “嘻…”刘倩瞧着大海那要死不活的模样,突然笑嘻嘻地道“你有没发现你很想我的儿子?”
  
      “…”大海白了她一眼苦笑道:“像我媳妇还差不多。”
  
      “去,明明你就像我儿子。”刘倩格格一笑,随即又得意地笑道:“来,叫声娘听听。”
  
      我倒…
  
      大海苦笑着出了口气,无语地道:“真要我叫?”
  
      “叫吧,乖儿子,老娘听着呢!”刘倩将碗放下,对靠在自己肩膀上的大海温柔地说道。但大海知道,那绝对不是母亲对儿子的温柔。
  
      “真叫?”大海的嘴角已经浮出了一丝阴险的笑容,那种笑容叫做yin荡!
  
      “不是假的。”刘倩没好气地催促了一声,又道:“你别这么婆婆妈妈好不好,人家都喂你吃东西了,你就叫一声嘛…”
  
      “好的。”大海狡猾地一笑,很是亲昵地道:“老娘…我要吃奶…”
  
      “…”刘倩挺到前面还是满脸欢笑,突然听到后面依据之后,整张脸在瞬间涨得通红,娇嗔道:“老娘哪有奶给你吃!?”
  
      大海笑眯眯地道:“连奶都没有,你怎么当人家的老娘啊?哎,女人呐!”
  
      “哼,喝牛奶还了。”刘倩轻轻地将大海放倒在床上,气呼呼地道。
  
      “我比较喜欢喝人奶,老娘你的咪咪这么饱满丰盈,奶水应该不少吧?”大海的语气越发yin荡起来。
  
      “呸,你少给我胡说八道,信不信我再在你脑袋上敲一下?”
  
      “呃…不说了,不说了,我看这不是气氛太尴尬了,我开个玩笑嘛。”大海心中巨汗,还敲,他妈的,现在就有点反应迟钝了,再敲下来,老子就准备去见胡汉三去了。
  
      “哼,谁和你开玩笑了!”刘倩两腮嘟起来,粉脸腮红,模样甚为可爱,与平时那副冷冰冰的警花模样相比,简直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。
  
      “嘿嘿…刘警花你现在这模样真可爱…”大海调笑地说道。
  
      “我可爱是我的事。关你什么事情?”刘倩已经有点头晕了,说话也开始犯迷糊。
  
      “呵呵…是,是,不关我的事,不过你能不能不要一直绷着张脸啊?俺和你没仇吧?”大海靠在床上,声音有些低微地说道。
  
      “你是和我没仇,不过我看见你这幅吊儿郎当的样子,就不舒服!”刘倩坐在旁边,一脸冰霜地瞧向大海。肚子也被气饱了。真是可恨,自己做的东西,亲手喂给这家伙吃。他还害得自己吃不下去,这家伙简直就是个混蛋!
  
      “呃…”大海舔了舔嘴巴皮子,笑道:“我就这德行。你就慢慢习惯吧。”
  
      汗,这话儿说的有点没对,啥叫慢点习惯啊?老子也不和她朝夕相处,地久天长,他奶奶的。难道脑袋真被砸出问题了?
  
      “哼,鬼才和你慢慢习惯,等这件案子完了。你走你的阳关道,我过我的独木桥,我们最好老子不相往来!”刘倩说这话的时候心里不知道为什么愣是感觉有点不舒服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