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大唐扫把星 > 第410章 刀法大进,衣锦还乡

第410章 刀法大进,衣锦还乡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游侠儿,实际上贾平安一直觉得游字用的不错,游手好闲。
  
  这等人在长安不少,和专业的嘿社会恶少不同,游侠儿还带着些理想主义色彩,比如说他们以蔑视官府为荣,而官府却是恶少们的克星,猫和老鼠般的关系。
  
  一句话,游侠儿就是一群闲汉。
  
  但这群闲汉却身手不错。
  
  那个彪形大汉握住横刀,众人退后了几步。
  
  明静捂着眼睛,不敢相信的道:“他竟然敢对着百骑动刀子?”
  
  你才知道?果然是武阳伯口中温室里的花朵……包东说道:“这些游侠儿胆大包天,若是陛下在此旁观,他们说不定会更大胆。”
  
  明静见包东一脸恍然大悟的模样,就问道:“为何这般模样?”
  
  “下官才知道武阳伯为何把你带出来。”
  
  “为何?”明静觉得贾平安就是存心见不得自己歇息,所以把自己拖出来晒太阳。
  
  看看,这没多久背上就有些湿意了,那些百骑能肆无忌惮的摸摸擦擦,我能吗?
  
  到时候被大伙儿看到细皮嫩肉的,还不得怀疑是个西贝货啊!
  
  包东欲言又止,明静大怒,“再不说,回头就让你进宫!”
  
  包东双腿一紧,“明中官你不知市井之事,武阳伯带你出来是见世面。”
  
  “那我还得感谢他?”明静摸摸有些肿起的眼睛,老娘感谢他个屁!
  
  “是啊!”
  
  “滚!”
  
  这边在怒不可遏,可当贾平安上前一步时,连明静都屏息等待。
  
  大汉拔出横刀,眉间全是豪迈,“若是我死于武阳伯的刀下,兄弟们不可生事,聚在一起喝顿酒,把我给丢护城河里喂鱼就是了。”
  
  那护城河里的鱼吃了你的肉,还能钓吗?
  
  本来杀心起来的资深钓友贾平安深吸一口气,一按,随即拔刀。
  
  呛啷!
  
  横刀出鞘。
  
  边上的人不禁眯眼。
  
  二人迅速接近。
  
  铛!
  
  刀光闪过,接着贾平安后退。
  
  大汉的手垂下,随即松开。
  
  呯!
  
  横刀落地。
  
  他摇摇晃晃的向前一步,有人惊呼,“血!”
  
  微风吹过,大汉的前襟突然裂开了一道口子,里面白生生的胸膛上多了一道血痕,鲜血缓缓流淌下来。
  
  贾平安收刀回鞘,眯眼道:“下次再敢动刀,百骑里说话。”
  
  大汉的腿一软,就瘫坐在地上。
  
  众人这才发现,他胸口的刀痕不深。
  
  “好险,若是这一刀再深一些,此人必死无疑,武阳伯还能得了个为民除害的名头。”
  
  “这是武阳伯的刀法好。”
  
  “是啊!”
  
  “难怪说武阳伯是悍将。”
  
  众人看着走出人群的贾平安,不禁敬佩不已。
  
  “这等人,迟早会成为大唐名将。”
  
  “那大汉看样子刀法不错,竟然挑衅武阳伯,若非武阳伯手下留情,此刻便没命了。”
  
  大汉突然浑身颤抖,竟然哽咽了起来。
  
  在生死之间走了一道后,什么豪迈都没了。
  
  “多谢武阳伯!”
  
  贾平安饶了他一命。
  
  天气太热,百骑诸人随后进了一家铺子,要了淡酒,坐下歇息。
  
  明静看向贾平安的目光中多了些别的味道,“那一刀你是故意的?”
  
  “当然!”
  
  贾平安一直在试王老二所说的收发自如的境界,但许久都不得寸进,今日用了大汉来测试,差点用力过大,一刀灭了此人。
  
  此刻贾平安有了些心得,正在琢磨。
  
  包东低声道:“明中官觉着武阳伯的刀法如何?”
  
  明静翻个白眼,“我若是上了,同样能一刀让那游侠儿跪下!”
  
  这个牛笔吹的清新脱俗,连包东都差点信了。
  
  贾平安随口道:“一刀剁了他的双腿,他自然就跪下了。”
  
  你……明静双拳紧握!
  
  晚些再度出发,顺着巡查了东市一圈。
  
  回到百骑后,宫中有人来了,让明静进宫。
  
  明静此刻有些后悔自己带斗篷了,她不禁看看角落,想学贾平安弄些灰尘抹在脸上。
  
  到了宫中,李治看着很是平静,“百骑最近如何?”
  
  明静恭谨的道:“陛下,百骑最近并无异常。”
  
  李治看了她一眼,“滕王和贾平安之间……可有异常?”
  
  这是怀疑滕王和贾平安可能勾结?
  
  明静说道:“陛下,滕王……武阳伯私下叫他……人渣藤。”
  
  李治一怔,然后说道“不好听,却是恰如其分。”
  
  随即他摆摆手,等明静走了之后,他径直去了武媚那里。
  
  李弘含含糊糊的叫唤着。
  
  “阿耶!”
  
  “朕的五郎!”
  
  李治抱起孩子,笑眯眯的逗弄了一阵,然后交给周山象,坐下后默然。
  
  这是有事……而且是寻我帮忙,但却要面子,于是不愿意开口……
  
  武媚微笑着,“天气渐渐炎热了,五郎也渐渐长开了些,臣妾在想当初生他的时候,正是炎热之际,浑身发热却不能沐浴,孩子也遭罪……平安说养儿方知父母恩,陛下你说这等少年如何知道这等道理?臣妾当时听了都觉得诧异。”
  
  “他命运多舛,自然比常人的感触要深些。”
  
  李治明显的有些心不在焉。
  
  这事儿还不小!
  
  武媚知晓卖关子不能太长,就问道:“陛下看着面有难色,可是前朝有事?”
  
  李治的眼中多了唏嘘之色,“上次左屯卫之事你可知是何人所为?”
  
  武媚现在是他的帮手,所以也直言不讳的道:“长孙无忌不能,那么便是原先老关陇的那些人。这些人行事肆无忌惮,幸亏被发现了,否则以后说不得会酿成大祸。”
  
  “是啊!”李治突然冷笑道:“事后朕本想派人去洛阳查探此事,可随后洛阳有折冲都尉自尽,于是有人便上疏,说是洛阳一地折冲府不少,若是纠结此事,怕是会引发地方震动……”
  
  “所谓震动,便是有人会跳梁。”武媚微微一笑,眉间多了轻蔑之色,“可若是不清理掉,那些便是祸根。”
  
  李治点头,“你果然是朕的知己。”
  
  这人原先说的情话最多不过是什么‘媚娘’罢了,什么知己……这是要干什么?
  
  武媚笑道:“陛下英明神武,臣妾却不敢当。”
  
  李治看了她一眼,“那些人以为朕就此偃旗息鼓了,这便是查的时机。若是不清理干净,朕寝食难安。”
  
  平安!
  
  武媚瞬间就明白了。
  
  此行瞒不住那些人,一旦去了,这一路说不得会遇到许多困难。按照那些人敢造反的胆子,弄不好就能把平安给截杀了。
  
  李治幽幽的道:“你莫要看帝王风光,在那些人的眼中,李家也只是普通人家罢了。所以帝王之路,步步皆是血!”
  
  当初先帝在时,令人修撰氏族志,以此来拔高皇族李氏,可最终结果却是以山东士族崔民干为第一等……
  
  皇室威望低下由此可见一斑,不管是权贵还是民间,都尊世家门阀。
  
  这是帝王所不能忍的!
  
  “媚娘,关陇不可怕,朕担忧的乃是山东那些人。”
  
  李治的眉间多了忧色,“那些人不动声色,天下混乱时,他们势力庞大,虽能左右局势。可他们却不会轻易涉足天下事,所以大唐立国之前,关陇世家损失惨重,而山东士族依旧风光。这些人才是李家的大敌。”
  
  武媚看了远处被周山象抱着的儿子一眼,知晓若非是生了儿子,李治永不会把她当做是自己人。
  
  有了儿子,她的立场自然也就变了,站在了李家这一边。
  
  她深吸一口气,“陛下……平安忠心耿耿。”
  
  她的右拳在身侧李治见不到的地方紧握着。
  
  她不愿让阿弟去洛阳冒险,可李治把话都说到了这个份上,她若是再装糊涂,那便是给脸不要脸。
  
  李治来提前告知,这是情分,也是看重。
  
  而拒绝就是扫脸。
  
  那么朕径直下令让他去,难道他敢不去?
  
  这才是帝王!
  
  李治微笑着拍拍她的手,“此次朕让他挑选些精悍的人手去,再让许敬宗也去,如此,当可无恙。”
  
  晚些李治走了,邵鹏才敢说话,“昭仪,此事危险,但百骑责无旁贷。”
  
  “我知。”武媚冷静的道:“陛下庇护了平安,可帝王从未有白给的恩典,给了你庇护,那么你就得用什么来回报。去洛阳便是如此,令平安进宫来。”
  
  这才见决定让贾平安去洛阳啊……邵鹏身体一震,“昭仪,陛下可会不满?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