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荒诞推演游戏 > 第七十一章 爱丽丝地狱 完 -不是救赎

第七十一章 爱丽丝地狱 完 -不是救赎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撇开性格上的弱点,光看速度以及力量,爱丽丝绝对是最顶级的那一类实体鬼怪。
  
  即使是力气大于常人的虞幸,也不可能真的和其正面抗衡。
  
  所以,当爱丽丝扭曲着四肢,浑身着火,伽椰子似的朝他飞速爬来时,虞幸注意力非常集中,眯着眼大幅度躲避了一下。
  
  因为小幅度的动作,不足以撤出爱丽丝爪子的攻击范畴。
  
  尖锐的指甲就这么擦着虞幸的鼻尖掠了过去,带起一阵令人皮肤发疼的风,正关注着这边的曾莱手一抖,差点把“水”浇歪。
  
  他望着虞幸没怎么变化的神色,心中大呼一声猛士牛逼,同时继续祈祷着虞幸能完好无损地撑过最后几秒。
  
  他的六点幸运不知道什么时候失效,或许现在已经失效了……总之,曾莱双眼紧盯着虞幸,要是真出了事,他好歹能看虞幸最后一眼。
  
  要是虞幸知道这倒霉孩子在想什么,可能会把他扔到爱丽丝脸上。
  
  还有四秒。
  
  巨大的危机感似乎让爱丽丝回过了神,她看看虞幸这个讨厌的小偷和嘲讽者,又看看曾莱这个浇花的人,张大嘴尖叫了一声。
  
  虞幸能看到,爱丽丝口中的牙齿颗颗尖利,就像某种锯齿,狰狞而残忍,会让人不自觉想想自己的肉被咀嚼的样子……不寒而栗。
  
  爱丽丝还是打算先保护她的宝贝玫瑰。
  
  她瞪着猩红眼睛转过身,四肢紧绷,好像下一刻就要一跃而起。
  
  事实上她的确是这么做的。
  
  还有三秒。
  
  爱丽丝尽显厉鬼本色,不管是视觉上还是听觉上,亦或是嗅觉上,都给人带来一股莫大的压迫感。
  
  她畸形的身体已经腾空,马上就能从火堆里窜出去,一爪子扭掉曾莱的头。
  
  曾莱视野中的厉鬼面孔骤然放大,他不自觉后退了一步,但胳臂顺势伸长,竟然一点没耽误浇花。
  
  他为自己出色的表现点了个赞。
  
  赞完他就觉得自己也要完了,不知道虞幸有没有看着他,算是见证了他死亡的最后一刻……
  
  耶?
  
  爱丽丝并没能成功跳跃进来,相反,她在空中的身体顿了顿,突然惊叫一声,被一股力量拉住,重重摔了回去。
  
  “卧槽!?”
  
  看清楚情况后,顾不得会不会吸引爱丽丝注意,曾莱瞪着眼睛来了句感叹。
  
  这一感叹,又感叹走一秒。
  
  进度条已经走到二十八秒,还剩两秒。
  
  他看到了什么?他居然看见一副消瘦体格的青年,拉住了厉鬼boss的一条腿,直接给抡了回去!
  
  震惊中,曾莱脑子里闪过一个疑问——幸到底花了多少积分在兑换力量上了?这他妈快到上限了吧!诶这人怎么力气这么大,体格却没变化呢?他看到过的兑换了力量的人,身上多多少少都会出现一些明显的肌肉啊……
  
  或许是太紧张了,这一晃神就收不住,思绪甚至越飘越远。
  
  和因为爱丽丝攻击未遂而捡回一条命的曾莱不同,虞幸现在感觉很不好。
  
  实体类厉鬼的力气比人大很多,他几乎是尽了全力才把爱丽丝给拦住,此时手臂上的肌肉一阵疼痛,很明显拉伤了。
  
  筋脉都在失控般一跳一跳的,双手抖得活像得了帕金森,虞幸被阴冷气息困扰着,垂眼看了一眼摔懵了却本能仍要爬起来继续杀曾莱的爱丽丝,轻叹一声。
  
  于是,曾莱在自己活见鬼的表情里,看到了他起码三年内不会忘记的一幕。
  
  还剩一秒。
  
  他看到虞幸不知是站不稳还是有意的,总之顺势半跪了下去……双臂拥住了爱丽丝。
  
  拥得很紧,忽略爱丽丝的外表,就像是恋人那种占有欲极强的拥抱似的——当然,这只是错觉。
  
  在燃烧的熊熊火焰中,周围玫瑰遍布,热烈而糜烂,长相好看得仿佛神赐般的青年将丑陋的厉鬼拥入怀中,厉鬼身上的火有一部分被压灭了,就像在怜悯,又像在救赎。
  
  而厉鬼并不领情,猩红与漆黑都肮脏得根深蒂固,她甚至将一只利爪,毫不犹豫地戳进了青年的胸膛。
  
  青年颤抖了一下,却没有松手,面色平静,甚至将厉鬼抱得更紧。
  
  呵,不是救赎,而是囚禁。
  
  就像一幅残忍又异常血腥美丽的油画。
  
  画面仿佛定格在这一刻,曾莱恍惚了一瞬,连时间到了,系统提示玫瑰已被摧毁,所有衍生鬼物全部消失,爱丽丝即将被毁灭都没有注意到。
  
  他的视线停留在虞幸被刺穿的胸口上,有那么一会儿,他忘了放下已经没有用的浇水壶,只觉得眼前一幕刺眼至极。
  
  血溅三尺,这个词一点也不夸张,有几滴温热的血甚至穿透火焰,落到了他脚边。
  
  作为一个有经验的推演者,曾莱看过很多人在推演中死亡,以各种形式,在各种时间,但都没有这一次来得压抑。
  
  幸……会死吗?
  
  心脏都被刺穿了,肯定会死吧?
  
  虽说他手里的浇水壶是获胜关键,但显然,虞幸是为了不让爱丽丝碰到正在浇花的他,才选择用身体拦住爱丽丝的。
  
  曾莱感到一阵窒息。
  
  其实仔细想想,要不是他点儿背掉了下来,幸也不会为了救他,草率地跟下来。
  
  如果能多收集一些道具,爱丽丝的速度和力量都会下降很多,说不定幸就不会死了。
  
  他手里的浇水壶掉在地上,有好几秒,爱丽丝没再动弹,虞幸也没动,只有曾莱默默走近这一鬼一人。
  
  “幸……你、你还好吗?”
  
  肯定不好,曾莱在心中自问自答。
  
  “要不……你再坚持一下,只要没死透,推演一结束就能接受系统的治疗。”
  
  会不会已经失去意识了?曾莱手指颤了颤。
  
  平心而论,他好不容易找到个性格能力都很对胃口的兄弟,可不想让对方就这么死了。
  
  “我没事。”
  
  出乎他意料的,虞幸意志清醒,并且还有力气清晰而通顺的回应他。
  
  曾莱一愣,更加仔细地打量了虞幸几眼。
  
  虞幸脸上透着浓浓的疲惫和苍白,可神色镇定得仿佛要死的不是他一样。就这样,他回应完曾莱,还不忘对怀里的爱丽丝说出一句骚话:“我后悔了,其实你长什么样都无所谓,我还挺喜欢你的,情不自禁想抱抱你啊。”
  
  曾莱:“……”我是不是对幸的状态产生了什么误解?还有,你这些话说出去勾引哪个小姑娘不会成功啊,你偏偏对一女鬼说?
  
  当下,他又低头看了看爱丽丝。
  
  爱丽丝身上的火焰不知为什么已经熄灭了,同时熄灭的,还有她猩红眼珠里的光。
  
  她已经“死”了。
  
  作为一只诞生于罪恶中的厉鬼,她似乎以一种更加彻底的形式,永远得失去了意识和行动能力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